chihuo 发表于 2021-2-22 02:27:10

p3,以上建议仅供参考,具体做单咨询艾华生本人p

春节过后,三叔同事的妻子探完亲要回北京了,给三叔捎去点什么好呢?虽然打过电话,问了平安,但总感觉缺少点什么。家里也没有稀罕的东西,就捎去家乡在春节时才蒸的几个黏窝头儿吧!

窝头是用黏面粉放入枣和在一起蒸的,刚出锅时黏乎乎的,吃起北京皮肤科医院那家好来又黏又甜,等到凉了又干劲又硬,就吃不动了,只有下次做饭时,长时间热一热,才可以吃。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黏窝头儿主要用作供品摆放,也不怎么吃了。这些窝头儿在神灵前摆了一个春节,变得又干又硬,给三叔捎去是不是有点勉强,可别的实在没什么。

家到北京的路程不算太远,两点的火车,五个小时就到了。晚上八点三叔打来电话:“家里捎来的窝头儿已经收到了,是同事打电话我去拿的,我这里什么也不缺,以后可别再麻烦了。”听了三叔的话,我突然想起前年春节,也是一个探亲的回北京,我给三叔捎去的是口头的问候,后来,三叔打过一个电话:得知家里都好,他就放心了,还问家里现在还蒸黏窝头儿吗?我说不怎么蒸了,太费事。他也没再说什么。现在,五十多岁的三叔竟黑夜开车到十几里外,取回我松开手才五个小时的又干又硬的黏窝头儿。他把窝头当成全家人对他的想念,他岂敢怠慢!这对于从没有离开家的我来说,是根本体会不到的,我很惭愧。记得小时候,一提起三叔,就有无限向往。三叔每次回家,家里二十几口人,人人都有礼物,特别是孩子们的衣服令伙伴们羡慕。伴着向往,我努力学习,在家乡有了自己的工作,长大了的孩子们都把礼物看的淡了,而三叔依旧带回礼物。他带回的分明是他对家里每一个人的想念呀!

又干又硬的黏窝头儿又黏起了家、我与三叔之间的血缘亲情,这暖暖的亲情定能把这又干又硬的黏窝头儿热得永远像刚出锅似的又黏又甜。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p3,以上建议仅供参考,具体做单咨询艾华生本人p